0%

我放弃理解很多东西

我开始拥抱

惊人的复杂性

这两天列了一个名叫「精神状况」的歌单,顾名思义,遴选了大抵是最能有效表达我近来精神状况的9首歌(不出所料以摇滚为主)。奇妙的是,一方面我自诩听歌时对歌词甚是重视,另一方面最爱的歌竟然歌词含量不足50%。想想现实,或许是我放弃理解很多东西(用理性),开始拥抱复杂性了吧(用感性?)。

阅读全文 »

我放弃理解很多东西

我开始拥抱

惊人的复杂性

有的时候我觉得叛逆和听话并不是矛盾的特质。有一种本质的叛逆其实是想清楚了想要什么,然后选择了听话这一个行动模式。为什么说这是叛逆呢,因为这不是真的听话,是某种最极端的不听话。我已经见过了很多的乖乖人,许多一眼就能分辨出来,是真乖乖听话,还是叛逆人所伪装。这种伪装听话的叛逆人大概还有另一个特质,就是有多面性。很多人误把其特异的那些面当作真实面目,觉得听话一面是伪装;其实不然,全都是真实的样貌,没有必要分明。学习一个人要学会容忍他的复杂性。

我有想过用一些色彩更容易辨明的词来代替「叛逆」:自主,自知,清醒,成熟,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可是这都差了点意思。还是叛逆好,因为这毕竟有一种孤勇感在里面;也不贴切,大概是虫子蠕动的guyong感。想象这样一个画面:在肠道一样的世界里,大家都乖乖顺滑着逐渐化为某种排泄物,但是其中有一些guyong者,就是叛逆人。

Okayyyyyyyy!!!

  1. Vertices order determines face orientation.

    e.g., f 1 2 3 and f 1 3 2 are 2 opposite faces

  2. Another thing is, faces are invisible from backside by default!!!

    In Meshlab here is a setting back-face which by default is single. If set it as double, then the face will be visible from backside.

    Meanwhile, the Preview of MacOS also makes faces transparent from opposite orientation. Like this: Stupid sphere no?

Finally my sphere is correct:

correct sphere

阅读全文 »

没有太多要说的。这首词正好表达了一切我想表达的: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晏殊《浣溪沙》

共勉。

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世上所有的颜色将逐渐掩埋我眼中的悲伤
消失的国度 消失的人
我怎么相信啊
人怎么可能会消失呢
化作一抔黄土
去到另一个世界
没有人伤心的时候会不信彼岸吧?
何时也都能跳舞
只是舞在有些事面前都全无意义
除了生死
哪一桩不是闲事
每个人一生中都沉溺在无关紧要的琐事中
以免被生命的悲伤侵扰
以关闭感官
然而酒浇进大海的愁里
就好像把我掩埋在这个世界中
或者用这个世界的颜色掩埋我
或者用琐碎掩埋所有生者
可是掩埋一切吧
不要掩埋我的亲人
重要的亲人啊
多希望世界因你从此停摆
就停下来吧
让我免于未来
为什么明天
太阳还要照常升起啊

我的外公去世了,转眼就快半个月了。这件事情在我心中,从不敢相信的说法,变成了模糊的、不真实的说法。我实际上时时提起,它在任何时候都萦绕在我脑中,以至于都很难相信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可是其实又很难提起,提起总显得轻飘飘的,这是压在我心中最沉重的一件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