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喃

天地的雨下起来的时候
我坏了
烦躁的雨衣整齐叠在一边
心脏染上了一层蜡黄
我已装死很久了

在这场雨里
别再指望我解释什么
语言的甲板处处断裂
戏拟的修辞被扯成布条
你或许能听到
我的灵魂站在甲板上喃喃:
我也无法接受……我该如何契合
……至今的复杂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