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之时无人问我,

是否愿意降临这世上?

无故地迫我

落入这段循环的空档

春天里我问

哪里适合把花来葬?

到了秋天我问

柚子自己想不想高高挂枝上?

游历四方时我问

何以来这无何有之乡?

秉烛夜奔时我问

星空下何需这微渺的光?

一些石子滚过我

乒乒乓乓叮咚哐啷

许多马蹄踏过我

咣咣咣咣咣咣

我等啊等啊等啊等到

整个天空

第32714次

只剩斜阳

那戈多的信使来回答我:

圆是生命的形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