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ke Youke

A Base for Secreting and Running at Night

0%

狭窄的人生里

如果重逢

是拾起所有偏见

旧日之情是死结

那么孤独

不是傲慢

阅读全文 »

她远远地站在卧室 我却喊出了性癖之句: 我远远望着的时候你在凝视

遥远的 宇宙中央 那里有极客吗

遥远的 宇宙中央 那里有嫖客吗

悲观是我的一根病骨,在凛冽的一生中不胜侵扰。

今天妈妈新买的五盆盆栽到家了,我有一种感觉,家庭成员新添了好几个小家伙,家里变得热闹起来。可是总的来说,我跟植物相处的经验还比较欠缺,互相还处于小心翼翼、斯抬斯敬的阶段,慢慢熟悉吧。 ​​​

What a good pic. It helped me a lot.

CRM and SCM are outside of the ERP, that connect the ERP with customers or suppliers. And the ERP regards to the core business functions of a company, with Financial Management,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Marketing & Sales, Operations Management, etc in it.

I think we've already learned these different fields of management. HRM, SCM, Marketing, OM, FM... I should have combined them together.

唉,疫情在家,这都多少天了。有安稳进行的,有新鲜的,有措手不及的。

跟她的状态算是安稳。几天之前写下的:

对她的喜欢到了半夜自己一个人喃喃自语:Oh my fucking god, I love her. 的地步。闻所未闻吧,朱jy还会这样呢?并且这份爱没有给我不安全感。我觉得它是值得的,她值得,她对我的爱也值得。虽然一大片阴霾在眼前:疫情导致这学期见不到,交换导致大四一年见不到,留学就跑更远了……如果能认定的话,能把这些看上去很漫长但其实很短暂的人生给普通地消磨过去的话,未来有能力朝着她前进的时候,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吧。
挺安稳的,踏踏实实走自己的路的感觉,有归宿有期待的感觉。

安稳的还有学习,不知不觉已经过完前八周了,结了一波课,马上新开一波课。我对新的课没啥期待。

新鲜的是最近开始学吉他了。现在是每天左手指尖麻麻疼疼的状态。我真的不理解这是人能按的弦吗?在彻底改变身体的一部分(指让左手指尖痛觉彻底坏掉以便按弦)跟学会一门乐器之间选,我还真纠结了一下。不过学吉他还挺有意思的,我甚至花了一天把一整本教材的乐理都给看了一遍,调啊和弦啊节奏啊之类的概念,算是明白了,还挺妙。音乐真有意思,不啻文学嘛!

措手不及的是ANU交换给取消了,因为疫情。好不容易被选上的,当初我还真怪期待的。挺珍贵的机会,而且从我这破烂学校破烂专业,到人家好学校去学我想学的课程,简直美丽新人生。虽然要提前跟她异地(国)也很让人进退两难。但如今梦幻泡影一场,不胜难受。

阅读全文 »

1.说说过去两年和三嗨的故事/最难忘的事

一转眼公众号「三嗨」已经创立两年有余。我特地去回顾了一遍推送,72篇,居然也是个丰硕的数字了。这么久了,「三嗨」仍然在定位不明的路上走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倒跟我的这两年轨迹一样,「千回百转自彷徨」。

遗憾的是一些变化:一是,众嗨坚持在这里写下去的,似乎只剩我一个了。(「坚持」这个词也暗含辛酸。)大家专业各异,都很忙,写下来一篇聊以自慰式长文,(又不赚稿费,)实在不易。另一是,我个人来说,愈发浮躁,静下心来读书明显变少了,长篇论述或表达的欲望也是渐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三嗨」的初衷是美好而前瞻的,可是如今形势是危如累卵的。

但也有一些值得骄傲跟感动的:一是众嗨的奇妙缘分,大家共同热闹地表达或是表达过,这是「三嗨」的本质。另一是这么久了,「三嗨」还活着,偶尔会有新来的朋友投稿,也竟然一直有忠实读者催更。这是「三嗨」的意义。

怎么讲呢,「三嗨」的路到哪里,我的路到哪里,我一概不知。2020继续边走边嗨吧。

2.新年有什么愿望

阅读全文 »

特殊字段

笔记标签: {{Tags}}

笔记类型: {{Type}}

所属记忆库(牌组): {{Deck}}

卡片类型(卡片模板中的标签名--译注)("正向"等等): {{Card}}

正面模板的内容(仅在背面模板有效): {{FrontSide}}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