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雨下在科奇蛙的歌颂演练

清冷的早晨六点,一只立体的蛙从睡梦中醒来。昨晚的梦从记忆里顿消,只残留欢愉的、激烈的印象。这段时间,梦境是立体蛙为数不多的新鲜感来源,不过它们与今天相比,也显得平淡了一些。

立体蛙赶在七点钟之前到达了指定集合地点。立体蛙,和其他一群科奇蛙,要在这里进行一整天的歌颂演练。

盛大的歌颂仪式将在两个月后的歌颂节正式启动。歌颂节是科奇蛙一年一度的大事,他们要歌颂空气。

毫无疑问,伟大的空气是世间唯一的神。它无处不在,无所不包,一切事物都蕴含于其中,此神迹一。它无形无色,从不显露真身,却于一切风吹草动处显现踪影,此神迹二。它滋养万物,世间没有一条生命离得了它,此神迹三。它流动于每一只科奇蛙的声带中,化身蛙语言传播于蛙世间,蛙文明最初就藉此诞生,此神迹四。

为了歌颂伟大的空气,科奇蛙将在歌颂节举办浩大的歌颂仪式。每一只歌颂蛙在仪式前彻洗喉头,用最洁净的声带,将最悦耳的蛙鸣送给空气。

实际上,歌颂仪式也不是所有科奇蛙都能参加。湖边的广场有限,只有嗓音条件好的一些蛙被推选为代表,在此进行歌颂仪式。

立体蛙从小嗓音条件比较好,周围蛙都看好他。实际上,参加歌颂仪式是自主报名的。可在今年的报名开始前,周围蛙几乎已经将立体蛙的入选看作必然结果,羡慕之情溢于言表,纷纷请求他在歌颂仪式中一定也将自己那份溢美亲口传达给空气。

就这样,在周围蛙的注视中,立体蛙带着他们赋予他的那份必然性,命中注定地报名了歌颂仪式,命中注定地获选了。

歌颂演练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了,今天是一场不大不小的全体合练,将会有几只不高不低的负责蛙前来视察。

歌颂蛙们总是一副精神高涨的样子。每天重复的歌颂演练,常常弄得歌颂蛙们筋疲力竭,喉头冒烟。但作为伟大空气的歌颂者,和全体科奇蛙的代表者,歌颂蛙们被崇高感和自豪感萦绕着,有着源源不断的动力。

立体蛙像是个不多不少的例外。每天早起集合时,他的脑海中想着的只有床;喉头冒青烟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只有水;在齐声唱着空气的赞歌时,他常常思想抛锚到昨夜的梦中。

他认为,简单的歌颂仪式本身不值得这样反复的演练,这样做,只是为了保证歌颂节当天,任何一只歌颂蛙不出任何差错。可是出了一点差错又怎么样呢,难道伟大的空气会在意吗?

今天又是这样单调重复的一天,除了几只不高不低的负责蛙前来视察了。立体蛙心里懒洋洋地,跟着节奏演练歌颂,乏味地消磨时间。他不怎么跟周围蛙深入谈论什么,因为他理解不了他们那套崇高和自豪理论,他们也忍受不了他的寡淡态度。

正午时间,几朵比较大的云飘过来,荫蔽了头顶正上方的太阳,给燥热的歌颂蛙们带来些凉意。本来已经到了午休时间,但一只负责蛙一直不满二声部,反反复复演练,拖着不休息。

立体蛙在队伍中,正好接到了从云层落下来的第一滴雨滴。饥饿使他越来越烦躁,到了规定时间还不休息令他不满,此时他又发现了将要下雨的事实。

他忍不住抱怨了几句。队伍中另有两三只蛙听到了,也跟着抱怨了几句。其他歌颂蛙充耳不闻。

越来越多歌颂蛙感受到了雨滴,雨已经下起来了,并且越下越大。

浓密树荫下的负责蛙在又一次大合唱结束后,听到噼里啪啦的雨打树叶的声音,才后知后觉下雨的消息。

可负责蛙又指挥起了新一轮大合唱。毕竟雨还不大,况且科奇蛙可是两栖动物,滑溜溜的皮肤并不怕雨水。

但这并不妨碍有一些科奇蛙,单纯出于个蛙的喜好,不喜欢下雨,不喜欢被雨淋湿的感觉。

立体蛙就是其中一只。他不喜欢下雨,也不喜欢游泳。他还想到淋湿可能会增加一些蛙患感冒的风险。他愈发恼火,想不明白负责蛙有什么理由留住他们,到了规定时间还不休息,何况现在又下雨了。

立体蛙气得满脸涨红,用全体歌颂蛙都听得到的声音喊了一句:「下雨了!」

负责蛙听到了,愣了一下,满眼怒气地朝立体蛙的方向盯了一眼,徐徐开口:

「你们歌颂队伍是我见过的最差的队伍!声部唱不好,纪律还差。你们可是代表全体科奇蛙向伟大的空气致敬的光荣团体,你们是不是没有足够的觉悟?」

歌颂蛙全都屏住了呼吸,几秒钟内鸦雀无声。负责蛙比较满意,歌颂演练继续进行起来。

立体蛙也屏住了呼吸,不过是被惊呆了。他想,今天居然碰上了这样一个逻辑混乱的负责蛙。他忿忿不平地想要抱怨,却被周围蛙齐刷刷的埋怨眼神制止住了。

雨已经下得很大了,雨滴又大又密,唰唰地打在歌颂蛙的身上。

两遍大合唱之后,负责蛙对大家的进步感到满意,再次徐徐开口道:

「歌颂蛙不愧是科奇蛙的优秀代表,你们大家都是好样的!天下起大雨,这是空气对大家的考验,大家都坚持下来了。大家靠不懈的意志战胜了艰难,取得了进步,这一切都被无处不在的空气看在眼里。大家应该给自己鼓鼓掌!」

负责蛙带着大家鼓起掌来。歌颂蛙的掌声夹杂着暴雨声在空气中回响,他们真诚地为自己鼓掌,为每一只科奇蛙鼓掌,为团结优秀的集体鼓掌,为这一刻热烈又整齐的鼓掌而鼓掌。每一只科奇蛙都激动极了,自豪感萦绕在他们的胸膛,他们感动得热泪盈眶,热泪混杂着雨水糊了满脸。

立体蛙像是个多余的异类。他无法接受刚刚还在斥责他们的负责蛙转瞬的虚伪的夸赞,无法理解区区几句话就让所有蛙忘却了饥饿、休息与暴雨,无法感知此时科奇蛙们莫名其妙的相互交织起来的感动情绪。

他一瞬间对这一切失望透顶。显然,倒霉的歌颂队伍在演练时遇上了暴雨,倒霉的负责蛙一意孤行致使歌颂蛙全体淋雨,这一切怎么就被美化成空气对科奇蛙的考验了呢?空气怎么可能知道这一切呢?空气怎么可能指使一场荒唐的暴雨呢?

立体蛙沉浸在短暂的迷惘中,没有鼓掌,没有感动的泪水。他的异常举动被周围蛙发现了,周围蛙震惊地质问他,为什么如此冷漠,为什么对空气如此不敬。

突兀的质问击中了立体蛙,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的五脏六腑被愤怒填满了,他出离地愤怒了。冷漠、不敬、暴雨、负责蛙、周围蛙、歌颂仪式、空气……这一切完完全全地不可理喻,所有的所有都荒唐透顶!

立体蛙愤怒地喊出来了,喊出来了他从来没想过会真正表达出来的话,喊出来了他再也无从忏悔的话:

「空气,空气不是神,什么也不是!一只蛙出生在空气中,死也是在空气中。空气的存在说到底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从来没有什么意义!」

所有蛙瞪大了眼睛,疑惑、不解、轻蔑、诧异,没多久通通转为愤怒……在全体蛙盛大的感动中,居然有这样一个冷漠的家伙;在毫无疑问伟大的空气面前,居然有这样一个愚蠢的家伙。有的蛙骂着他冷漠、愚蠢,更多的蛙甚至来不及想什么……他们用拳头和口水将立体蛙淹没,他们动用所有的力量斥责他、讨伐他。

他们顷刻间将这只蛙变成了一只扁平的蛙。

扁平蛙由寥寥数笔压缩进了翌日的新闻一栏中,过了些时日便彻底消失于空气中。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