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的命运

鸭窠围的小羊羔,
永远活在临过年的夜里。
它的鸣叫声我时时刻刻听到,
使我联想到我那些夜里的歌唱。
“小畜生明不明白
只能在这个世界上活过十天八天?
明白也罢,
不明白也罢,
这小畜生是为了过年而赶来,
应在这个地方死去的。”
这小畜生是应在这个地方死去的,
死去,被吃掉,为了过年。
它明不明白
我在夜里固执而温柔地唱的那些,
和它鸣着的那些是一样的?
年轻气盛时候被宰来吃掉的肉猪,
只是为了吃掉而已,
宠物狗锦衣玉食地活着,
永远是主人的财产,
我在唱着的也正是
人活着被另一些人圈养的命运。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