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随想两则

屁话:「读书多让人变得有趣。」

有趣是读书本身带给人的一种体验,读多了又不会让你变得更像一本书,人怎么变得有趣?
要真拿书里所谓高级趣味跟人聊天,人群中你就是最冷那一位。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低级趣味才是趣味的普世形态。

跟人聊天要是这么聊,两个人聊得火热,聊到灵魂贯穿,最后聊到把人家在心里供奉起来……传说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和谐无比,我以为了无生趣。

要破除对高级趣味的信仰,要用低级趣味丰盈自己,光读书是不能让人变得有趣的。

每当听到同龄人说出那种得体的场面话,我都一阵悚然。虽然是到了那样的年龄了,逐渐熟稔成人世界的运作规则,这种类似规则还有很多,除了虚伪不由衷倒也无伤大雅。但是这类虚伪令我本能抗拒,要说长大有什么不好,必须参与这一套规则中算是首当其冲了。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