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ke Youke

A Base for Secreting and Running at Night

0%

外公终日会想些什么呢

外公77了,因为脑梗的缘故,几乎是动不了了。另外他有震颤,头一直在不受控地颤动,世界一直晕晕乎乎。声带坏了,讲不了话;耳朵也不好使了,听不清声。偏偏脑子里思维很清晰。

前天带他去医院看肩膀的摔伤。早上我醒来,脑子里第一件事,忽然开始模拟外公的精神世界。跟外界信息交流几乎阻断了,外公聪明、敏感的大脑里,终日会想些什么呢。如果他想写一本自传的话……他或许也觉得,他大概再没有办法了吧?他会想写一本自传吗?没有人会去问他吧,因为大家都没有什么办法。我很悲伤。

也挂了神经内科的号,希望专家能做一个系统性的检查,外公的各种各样的病因,我们从来没有了解清楚过。几乎是被医生骂走的,他淡然说,这是衰老了,多器官系统性衰竭,没什么好办法;你们作为家属,有什么需求,可以针对性地解决。外婆说,他现在不受控地淌口水。医生说,那给脸上打几针就行。妈妈说那当然不必。

最后什么也没做,就悻悻地从诊室出来了。我止不住地哭。妈妈和外婆劝我,外公老了,这很正常;但是你看,外公思路清晰着呢,内脏也没有大碍,外婆好好照顾着,还能活好久好久。可是我难过的正是这个不是吗?外公终日会想些什么呢?他过去会作画作文,捣鼓电路,养狗养花,骑着他心爱的古董摩托,带我去看新建的桥……如今他终日会想些什么呢?他自尊心仍极强,拒绝在小区里坐轮椅,拒绝在人前被喂饭……如今仍然用摇头来表达抗拒,却也别无他法了。

肩上的摔伤查出是骨折,一周以来只当扭伤处理,已经错位到需要手术了。家人和医生商量,外公点头同意,决定保守治疗:不手术了,兜住静养,两个月后畸形愈合。我又流泪。妈妈说因为脑梗本来就不能动了,外公这么大年纪,何苦承受手术的折磨。可是,这意味着再一次不可逆的改变,外公的右臂再也不可能动了啊;可是,明明是还有希望通过手术复原的……

我想不通的大概是,为什么衰老过后,一切判断的标准仿佛都已经不一样了?他们为什么都能如此轻易接受一些东西,放弃一些东西?我想起自传,假若外公真的想写一本自传,假若我们真的问了他,那真的找不到办法吗?我们都想尽力对外公好,可是尽力是什么?我感到我的幼稚……可我能想通吗,外公近在眼前,可我甚至无法知道,外公终日会想些什么呢?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